销售工程师篇:学习,无法拒绝的心动

文 | Amos 2020-08-12 10:40:08

帆软西北战区销售 Amos 毕业于太原理工大学

初识帆软

18年8月底,因为原先公司管理上的弊端导致实在不想待下去了,果断裸辞。用了一周多的时间静下心来想自己要做些什么。

每天对着电脑刷信息,了解了一圈现在的朝阳行业,感觉大数据方面前景很棒,再加上有位别的公司的研发朋友极力推荐帆软,就开始研究帆软。

客观地说,在这之前,我对大数据、报表、商业智能、数据挖掘这些词汇的了解仅限于:“这是些既潮流又遥远的词汇”,我没想过有一天会作为这个行业的销售去和大客户们打交道。之前从事地勘测绘的售前,是典型的苦逼工科,十年内的绝对夕阳行业,钱少事多不着家。这样一对比,高下立判,天生的征服欲让我产生了一定要拿到这家公司offer的念头。

准备面试

外部信息对求职者来说其实并不算太多,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先去官网试用了产品,了解一些大致的概念,看市场活动的报道,看报表和大数据相关的厂家,恶补数据库知识。这些内容大概用了一周左右。当时裸辞赋闲在西安的房子里,心里其实还有些因为没着落而着急的,我意识到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就必须要在我曾经扔掉的论文代写和地勘测绘行业里面再浪费好几年的生命,也很有可能一辈子都跳不出来了。正因为有这种强烈的自我驱动,才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学到足以匹配岗位的知识,但说实话,更多的还靠之前积累。

之前努力做过的事和花费在机会与爱好上的时间,一定不会亏待你。

面试

经过了一周左右的准备,我把之前的经历挑出来一部分做了简历,投售前。

简历扔进去第三天晚上hr小姐姐突然袭击。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正在搬家,赶快扔下手头的东西接电话,心里骂着没见过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hr,嘴上笑嘻嘻地,接了电话。一轮电面四十多分钟吧,第一次遇到hr查户口的面试。很放松,谈到了薪酬待遇的部分,没有涉及专业知识和岗位内容。二轮转到售前团队负责人Simon,电话聊二十分钟得到反馈:“技术有点弱,之前销售做的不错,要不要继续做销售?

我甚至有点享受这样的对话了,简单直白又高效的沟通方式,很喜欢。回答:“ok,可以帮我转销售面试吗?”

再过一天hr电面确认转投销售,简短沟通,挂断。销售大区经理深夜来电,约第二天西安面试,聊的很愉快。

再过一天hr来电,笑嘻嘻的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应该差不多吧,不然你也不至于电话里这么开心。敲定入职时间,买票奔无锡考核。

算了一下,如果不涉及转投简历的话,整个面试过程两轮电面+一轮面试or三轮电面可以搞定整个流程。用时不到一周,公司的运转效率高到可怕。

考核

保持好学习的心态,培养好主动、持久学习新事物的习惯。三个月不短,足够给一个小白培养起销售能力的整个体系。考核路线:基础的数据库语言→产品深度掌握→公司部门架构→岗位工作流→完善的商务知识→市场分析和决策能力,这些综合为打单水平上质的飞跃。

三个月也不长,越是前期时间安排越紧凑,考核也越严格,需要快速进入状态,然后深耕。

给些实用的建议

建立起完善的对外营销思维与方法论。

学习外部营销方式,公司知识体系中有很多的销售案例分享,每看完一个可能都会有不同的见解,记得与身边的伙伴沟通交流。重视自我管理,努力、精益求精、不划水,这是终身受用的习惯。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帆软做事没有0.5和0.9的区分,只有大的0和1与分解的0和1。 储备知识库,因为帆软的客户面向233个细分行业,销售面对的客户也来自五湖四海和各个阶层,明白各类客户的运转情况,储备好对每一类目标的销售方式,会在接下来的工作里少走弯路。

做到这些,带薪学习的过程会变的非常美好。

回想一下之前二十年的学习生涯,埋头做好学习这件事情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收益?可能是奖学金,可能是建模比赛的奖金,实实在在的回报。帆软比它还要好,实实在在的薪酬待遇,实实在在的能力提升,实实在在的未来。

心动吗?我想我是没理由拒绝的。

感慨

有句关于赚钱的理论很受人欢迎,“能赚好钱的人最终都是先研究人心和制度,反过来才能驾驭金钱”。

在这点上帆软创始人们做的努力是很明确的。

当你坐在总部的工位,正对面和你一样坐电竞椅的大哥怎么又黑很沧桑的样子。午休时随口问了一下,有人告诉你那是公司CEO。是的,和你坐一样的工位,一样的桌子一样的电竞椅,一样的工作餐和午觉,就在人群中。

公司的隔间只有两种用途,会议和高频电话岗位。剩下的所有人,无一例外,都在大厅工作。

无数次被调侃这是黑网吧一样的工作环境,也正是这个“黑网吧”,连续两年拿到了国内BI市场最大的份额。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资本注入,在十几年里守住了初心,无数个深信服以前也这样但最后没守住,但我觉得帆软是最有希望坚持到最后的。

CCID说,帆软有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潜质,我对此深信不疑。

入职快到半年,有人问我在帆软做销售怎么样?快乐吗?想起来冯仑的《野蛮生长》里有讲到:“西方人的快乐源自于对自己的看法,中国人的快乐绝大部分来自于别人对你的看法。”

我更认同西方的观点,所以在帆软做我认为很有价值的事情,我想我是很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