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互设计师篇:我的三个“第一次”

文 | Phenex 2020-08-12 10:26:56

Phenex

毕业于东南大学工业设计专业,现任简道云交互设计师。设计、艺术爱好者,健身小白。

“为什么选择帆软?”

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我首先想起的是自己的一段面试经历。记得在有场面试的尾声,一位交互候选人也问了我这样的问题:

“虽然这样问可能有些冒犯,但我想知道,面试官你为什么选择了帆软?”

为什么选择帆软?是啊,为什么呢?说实话当时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确实有些懵,毕竟这个问题离我有些久远了。我开始快速回忆自己的经历,不及细思,我给了下面的回答: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大厂,在那里我做的都是螺丝钉般的工作。我有很多想法,但大厂复杂的流程和层级阻碍了我,我半年都见不到我的直接领导,我的想法传达只能通过我的师父向领导去传达,而我的师父虽然待我很好,但他似乎在带人方面缺乏一些经验,在职业规划上也与我的交流不多。我不甘心日复一日做一颗螺丝钉,于是我离开了大厂。

后来我来到了帆软。时间久了,我已忘记自己当时为什么选择了它。但我能告诉你,我现在为什么选择留下。讲真一开始我并不喜欢这家公司,工作环境和我原来待的大厂相比简直天差地别,但随着对公司的不断熟悉与自我适应,我发现这是一家和老东家很不一样的公司。它自由、开放,赋予了我做很多事情的权利。它充分给予了我机会,让我在团队中去表达自己的观点,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人。另外我的主管和我在大厂的领导也很不同,我到现在都记得他在我正式开展工作前对我说的话:’我们做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即使不成功,我们也是saas行业的先行者。’他这句话深深的激励了我。我喜欢这样的氛围,并且和我的同事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愿意与我的同事们共同去做一件伟大的事。所以我选择留下。”

回忆这三年,酸甜苦辣皆尝过。对帆软和工作的热爱,也早已融进我生活的点点滴滴,时光飞逝,去日苦多。眺望过去,有三个“第一次”令我记忆犹新。

第一次做技术支持

记得之前在大厂做交互,每天只需要根据需求输出迭代文档就可以了。而在刚进入帆软时,我从没有想过,我的第一项工作竟然是去做技术支持。在我固有的认知中,交互设计师难道不应该是对着mac,饮着咖啡,一点点琢磨自己的设计,再把精巧的设计方案给研发去实现就行了么?而当我坐在客服台前,看到屏幕上一条条跳出的用户的诉求和不满时,我才第一次明白,自己的想法是多么脱离现实,多么脱离用户。

从纷繁复杂的用户需求中,我看到了许多自己以前从不会去关注的问题,比如宽屏模式下的表格模版设计,比如移动端的h5滑动劣势等等。它拓展了我的设计眼界,让我的设计思维更加的丰满。我特别珍惜那段做技术支持的时光,正是帆软对交互设计师的感知培养,让我对设计的来源有了最根本的认识:设计不应该闭门造车,而应该走向用户,去真实了解用户的诉求和场景。而帆软对每位交互设计师的培养也都要求从做技术支持开始,了解用户,倾听诉求,才是做好设计的第一步。

第一次独立承担完整模块

想做好toB的设计,需要对业务深刻理解以及长时间的行业经验积累。进入帆软半年后,我做了许多小业务模块的设计,但我从没想过自己在入职刚满半年时,就接手了「产品框架重构」这么重大的任务。可能是那时人少,产品经理就对我说了一句话:“产品框架改良是纯交互优化,这个任务,你做。”

说实话,那会儿我的心里是既开心又焦虑。开心的是,我竟然这么快就可以独立承担如此重大的设计任务,这在大厂是无法想象的,而帆软竟然会让一个刚入职半年的新人去做框架重构这样的设计,这对于我而言是莫大的机遇。而焦虑的是,我担忧自己场景考虑的不周全,设计会有遗漏。然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深入设计后,越来越复杂的逻辑冲突,越来越掣肘的历史bug,以及不断变更的需求使这种担忧逐渐凸显。在经历了迷茫、失落后,我重新翻开历史文档,仔细剖析了每个历史设计的缘由,一点点抽丝剥茧后,我终于把整个的框架逻辑了熟于心,当最终把完整的设计呈现在团队和用户面前时,那种成就感无与伦比。

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机会,我或许永远不知道自己会做到这样的程度。而在那之后,我又负责了许多独立模块的任务,但我明白,帆软提供的机会远不止于此。只要我想,还有很多的工作机会在等我去把握。

第一次设计失败

设计失败回滚对于之前的我来说是无法容忍的。在大厂中,如果做过一次失败的设计,那么基本可以判定以后也不会给你再负责独立模块设计的机会了。在帆软,我“有幸”体验了一次设计失败回滚。但也是那次经历,让我坚定了这就是我想留下来的团队。

优化设计是一把双刃剑,它对于新增用户而言或许是优化,但对存量用户而言,改变他们的使用习惯会造成使用体验、品牌效应、舆论口碑等众多负面影响。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做的那个优化任务上线后,用户群里的一片骂声,而后台的页面转化率也环比下降了8%。当时的我的心理压力很大,也为自己给公司造成的商业价值损失而手足无措。

这时,我的产品经理就对我说了一句话:“错了又怎么样?谁没犯过错误?错了就把设计回滚,想清楚后,再重新上路。”我心中一愣,随后就开始快速分析当前设计的负面影响,在当天就做好了设计回滚方案,而当我拿着回滚方案再去找研发时,发现他们异常配合,并且也向我调侃:“原来你也会犯错误啊。”我这才发觉,不仅是设计组,整个团队其实都是一支严谨而宽容的团队。我们允许在探索工作上的错误,并且我们不畏错误,我们给每位同学试错的机会,有错误不要紧,做好复盘,沉淀经验,让自己和团队一起更好的成长。

更多的第一次

转眼已经三年,我从最初的雏鸟变成了一只羽翼初展的菜鸟,而我在帆软的交互职业生涯也出现了越多越多的第一次:

· 第一次培训交互新人,把我的经验和沉淀传递给新人;

· 第一次带交互新人做他们的第一个设计任务;

· 第一次给小伙伴们谈目标管理,做好职业规划;

· 第一次给产品组的同学上课,讲用户体验概论与实践;

· 第一次承担交互职能管理工作,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工作领域;

· ……

我明白自己在帆软的工作还远远没有达到上限,还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等着我去探索和创造。我热爱我现在的工作,也热爱我们的交互团队。帆软于我还可以挖掘无穷的价值,我在帆软亦可以发挥无限的潜能。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选择帆软,就意味着选择了机遇和挑战。如果你也喜欢不确定性的工作,如果你也渴望不设限的人生,那就来帆软吧!

我们选择的宗教是自律,

我们选择的货币是知识,

我们选择的情绪是共情,

我们选择的食物是自由与爱。

在这茫茫世界,有太多需要去探索,

而这里就是我们的乌托邦。

我们是先锋的!

我们是团结的!

我们是理想的!

我们是快乐的!

我们是帆软交互人,欢迎大家加入我们!